欢迎光临
新葡京娱乐城

体育与政治到底有多远

体育与政治到底有多远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开始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以北约为首的西方国家争先恐后地开始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从银行支付系统SWIFT将俄罗斯排除在外到Google退出俄罗斯市场;从俄罗斯海外资产被冻结到俄罗斯文化邻域各方面被限制,甚至连俄罗斯的动物猫、狗都未能幸免。近期麦当劳也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俄乌冲突还未见分晓,西方世界却在一边倒地加强北约军事同盟和制裁俄罗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无独有偶,五月份,温网宣布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参加今年的比赛,霎时间舆论哗然。俄白球员义愤填膺,乌克兰球员拍手叫好,其他球员或持中不言,或支持乌克兰球员,或支持俄罗斯白俄罗斯球员。

温网给出的解释是俄白球员从赛事中获利转而为俄乌冲突中俄方提供了好处,但温网给出了保留条款:结合6月形势变化会适当调整政策。ATP和WTA两大机构此前就俄乌局势采取了一些措施:1.隐藏俄白国旗以表示对军事行动的抗议;2.允许俄白球员以中立或个人身份参赛。这样折中的做法最大限度地保护球员利益,最大程度地照顾乌克兰球员和人民感情。但是温网的做法打破了微妙的平衡,各位球员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哈勒普(2019温网女单冠军):谈论温网禁赛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因为涉及政策,我不想谈论政治。在我看来,这是项独立的运动,因此不是那些(俄白)球员的错。所以我觉得这是个粗鲁的决定。我确信每个牵涉其中的人都很艰难,为此我为在乌克兰正发生的一切感到遗憾,所有人都很难。我反对战争希望它早日结束。我们离赛事日期很接近,对所有人来说都不容易,但是它就是个人的运动。他们去掉了俄罗斯旗帜,我认为这是好的举动。但事实是这是政治。所以我要远离政治。我热爱运动。

费德勒与瑞士名厨卡米纳达的一篇最新专访,非常值得一读。不仅有一份久违了的费纳糖——“当他从那么严重的伤病中回归,对我来说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激励。我和他时不时会打电话,会聊很多,我知道那阵子情况不理想,所以当他(纳达尔)实现(21冠)之后,我太为他高兴了。”——更是第一次听到了费德勒对于俄乌战争的表态。他没有站到这场战争的任何一方,而是一如既往,展现了罗杰·费德勒式的眼界。

卡米纳达:“整个世界都混乱不堪,关于乌克兰战争的可怕画面在媒体上铺天盖地,你和你的双胞胎们说过这些吗?”

费德勒:“当然。但是,到底要经历多少,才能算是太多呢?我还记得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科威特战争的画面,绿色的导弹在空中飞过,这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那时候我们在瑞士远离战争,米尔卡和我非常关心这个世界的状况。我们会感到无助,当你自己都陷入低落时,很难找到无忧无虑的快乐。米尔卡小时候和家人从斯洛伐克来到这里,失去了祖国。难民的苦难使她深受伤害。我们的基金会想帮助受创伤的儿童。我希望这四个孩子长大后都能加入基金会,或者为世界做点好事。”

斯瓦泰克:希望各网球机构对俄罗斯参赛决定达成一致。据法新社消息,女网世界排名第一的斯瓦泰克在采访中呼吁,各大网球管理机构在有关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球员参赛的决定上需团结一致,以避免温布尔登单方面禁赛造成“混乱”。“我想说,情况正变得越来越混乱。但我觉得让所有网球机构作出适当的决定会很好,这样我们就不会让局面变得混乱。人们总是期待球员能表达出明确的观点,但要每位球员都站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了解那些球员,我们彼此了解,一起在巡回赛中度过了这么多时光,感觉我们就像是一家人。”“可以非常肯定的是,目前我们处在艰难的境况。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实际作出这个决定的人,他们应该做一个持久的决定。”“我不知道什么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说实话我才20岁,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想呆在一个安全的泡泡里。但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参与过政治,也不是说对此什么都知道。在这方面我仍需要多学习一下。所以我不能说什么是最好的决定,但做出一些能够帮助停止战争的举动会更好。”

德约科维奇:罗马大师赛新闻发布会被问到关于ATP和温网的争议 。

“我确实会受到影响,那样的话今年我就有4000分直接没法保了(澳网+温网),但同时我很高兴见到ATP和球员们就此向温网展示了,如果你做了错误的决定,那就会有后果。”“我会去打温网,温网依旧是温网,这是我还是一个孩子时就有的梦想,不受积分或者是奖金的影响。但同时我也理解一些球员因此遭受的损失,现在无疑是一个双输的局面。”“我昨天和ATP主席谈过,他们还在尝试和温网沟通。我认为球员们能团结起来很重要。目前不是每个球员都支持ATP的决定,我听说有三十个球员,也许甚至更多,正在准备和ATP谈一些东西。非常多的球员对目前的决定有意见,但这就是网球系统目前的结构。我以前也在球员工会里待过,做过球员工会主席,一些代表只需要说‘你们当初选择了我,那现在就不要抱怨我根据我认为对的做出选择”。我不认为这样的系统能够真正做到为球员捍卫权利,这也是为什么PTPA成立了。当然现在系统中没有人愿意承认,PTPA在协商中也没有任何话语权,尽管PTPA拥有着几百名男女球员的支持。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PTPA会更加强大,这是团结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支持ATP这次的决定,这能显示团体的力量,当然现在不是每个球员都愿意支持,毕竟网球是一项个人的运动,永远都会有不同的意见。目前ATP的决定对于去年温网表现好的球员确实不太公平,也许可以考虑一些折中的办法,比如在取消今年积分的同时保留去年积分,就像疫情期间对积分采取的处理方式一样。”

几位球员的意见莫衷一是,但毫无疑问,俄乌政府间的问题让球员承担责任未免有些强词夺理,温网紧跟英国政府的制裁做法必然孤掌难鸣,眼下失去积分的温网俨然成为一项奖金丰厚的表演赛。至于由此对温网赛事赞助和商业价值,甚至于比赛奖金和赛事影响力方面会有怎样的破坏性,我们都不得而知。

上个月网球界最劲暴的话题莫过于温网禁止俄白球员参赛。随后ATP宣布对温网的做法表示遗憾和谴责。紧接着网球协会和球员工会协商制定相关反制措施:取消温网的赛事积分,甚至不保留去年同期积分。换句话说,失去积分的温网沦为一项和阿布扎比性质相同,奖金丰厚的表演赛了。

事情缘起自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北约对俄实施多轮制裁引发各界关注。不曾想温网紧跟英国政府制裁脚步,把制裁大棒挥舞向俄白球员。

其实早在迪拜公开赛的比赛中,俄罗斯球员卢布列夫 就在签名上写下“No war,please.”请不要有战争的呼吁,旅居美国的俄罗斯网球名将莎拉波娃也在冲突后向受冲突影响的妇女儿童表示慰问并施以援手。不难看出大家追求和平的诚意,但是这份关怀显然无法打动自诩为绅士国度、同时最经典的大满贯赛事——温网。

显然,体育与政治距离并不遥远,体育无国界从来都只是善意的谎言。国际赛场上赛事的竞争除了是球员个人争取荣誉和奖金的角力场,同时也是国家间软实力的较量。每个球员身后都有一面国旗和国家名称简写,甚至像法网这样的赛事,冠军球员的国歌将会在罗兰加洛斯的球场播放,冠军的国旗也会在菲利普·夏蒂埃球场上空冉冉升起。推而广之,奥运会的赛场是体育的较量,奥运会举办期间,奉行停火协议,有利益冲突的有关各方将保持克制保持和平。体育与政治是利害关系体。如果政治受挫,体育不说第一个也至少在影响力的射程之内。

体育与政治到底有多远,相信了解时事政治的明眼人和拥有雪亮眼睛的吃瓜群众早已经心知肚明了。(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江东大白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葡京娱乐城 » 体育与政治到底有多远